当前位置:2018刘伯温心水图库 > 软件分发版 >

月流水过亿的微信小游戏 竟是套用老版号上线

  原标题:版号审批暂停,海盗来了、损友圈等微信小游戏竟套用老版号上线天后,上周末,微信小游戏团队发布了《致小游戏开发者的一封信》,“微信一直坚持去中心化,小游戏亦是如此。我们不支持纯以分发为目标的第三方平台,不支持导流性质的小游戏(小程序)互跳。我们希望好的小游戏是因用户的认可而涌现,而不是流量运营的结果。” 在公开信中,微信首次对外全面阐述了微信小游戏平台的定位和理念。

  微信公开信中提及的“第三方平台”,被业内称俗称为游戏“盒子”。南都记者了解到,所谓盒子,可以理解为集合了众多游戏的“应用商店”,也可以理解为游戏积分墙、排行榜之类的应用集合。目前,有网络游戏盒子、单机游戏盒子,也有微信小游戏盒子等类型。对游戏玩家来说,借助盒子可以查找各种类型的游戏;但对于盒子的开发者而言,其功能或给自己的游戏导流,或参与其他游戏导流发行与分成。

  南都记者此前调查曾发现,微信小游戏“热度榜”中,前30名推荐游戏中有29个是腾讯代理的产品。不过,根据微信最新的公开信强调,“目前平台里的小游戏,创意不多”,他们希望让游戏回归创意。同时,为了“以身作则”,微信小游戏近期还取消了“热度榜”,只保留了“好友在玩”。

  然而,对于微信小游戏的变化,一位业内人士告诉南都记者,小游戏目前只是“看上去很美”:“起量快、审核门槛低是优点,但作为轻度游戏,依然很难赚钱。”

  正如2013年,微信为推广“发现”频道上线了“全民打飞机”,去年底,在普及下拉小程序习惯时,微信依然通过“跳一跳”这个游戏作为切入口。根据微信公开信显示,“135天前,小游戏正式开放。从最初的17款,到现在的几千款”。业内人士评价,这一结果,除了微信力推的“地利”,或许还有版号停滞的“天时”,以及手游市场过度饱和的“人和”。

  南都记者调查获悉,今年3月,因为国家广播电视总局机构调整,权限重新划分,游戏的版号审核工作停滞。而按照现行政策,手游必须拿到版号才能进行游戏内购及商业化运营。但有游戏业内人士向南都记者透露,微信小游戏没有客户端,不需要在应用市场上线,审核相对宽松,在这个过渡期可以争取尽可能快地上线游戏。“因为有社交属性,很多厂商将他们的游戏定义为社交工具,绕开了游戏审核环节。”南都记者在广播总局、游戏工委官网查询发现,此前曾经火爆微信群的《最强弹一弹》等游戏就都没有拿到版号。不过,上述业内人士也表示,随着微信对小游戏的监管日趋严格,类似的做法已经没得做了。

  南都记者调查发现,目前上线小游戏,主要有两种方式。根据微信的介绍信息来看,小游戏针对企业、个人开发者有不同的门槛。对于个人开发者来说,只需要提交《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登记证书》、《游戏自审自查报告》。但个人提交的小游戏产品无法开通支付功能,也就是说不能进行游戏内购。对于企业来说,微信明确要求提交《广电总局版号批文》 、《文化部备案信息》、《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登记证书》、《游戏自审自查报告》。由此不难看出,对个人开发者,微信小游戏无版号要求,而对企业开发者来说,版号却是必须提交的审核信息之一。

  “其实,微信小游戏一般做休闲游戏,很少像MMO一样主要通过内购方式盈利,所以如果以个人号注册的游戏,即便无法开通支付功能,或者拿不到版号,一样可以上线运营。”一位业内人士说,比如“最强弹一弹”的游戏玩家可以通过“观看广告”续命,这种广告方式也是其主要收入。而按照微信小游戏的规则,企业开发者必须提交版号。但南都记者调查发现,微信小游戏100天公开的数据上,以月流水破亿,DAU超2000万刷爆微信群的一款小游戏《海盗来了》,其开始页面显示的版号是ISBN978-7-7979-8220-7,隶属于北京豪腾嘉科旗下,但在游戏工委官方网站上查询显示,这一版号对应的游戏却是豪腾嘉科旗下《疯狂打怪兽》的审批信息。

  类似的情况还出现在小游戏《损友圈》上,在广播总局官网,南都记者没有查询到版号,但该游戏开机页面却有版号信息。而根据该版号信息查询发现,其对应的是开发者上海游光旗下游戏《乞丐王》的信息。

  这是否意味着,目前有小游戏套用公司原有老游戏的版号,在微信通过了审核上线?

  对此,截至发稿时间,微信没有给予南都回复。而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律师则表示,这种做法属违规行为:“对于运营商来说,需加强应用软件的著作权审核,要求软件著作权人提供著作权权属证明文件并审查是否与其他软件高度相似,同时与软件著作权人签署完备的法律文件,界定明确双方法律责任,要求对方承担软件的权利瑕疵责任及损失赔偿责任,以确保应用程序本身以及软件包含的内容不侵犯其他权利人的软件著作权。”在法律上,微信方应承担审核不严的责任,开发者则承担欺诈责任。

  此前,小游戏鼻祖《跳一跳》就曾被质疑与育碧旗下工作室Ketchapp制作的海外游戏《欢乐跳瓶》类似,还引起该游戏开发商育碧微博吐槽。不过今年1月,育碧与微信宣布将就小游戏领域展开全面战略合作。近期,《猪来了》背后游戏开发商深圳萌蛋互动正式起诉《海盗来了》身后的公司豪腾嘉科,该案于近期开庭。

  对此,微信上周末发布的公开信,也重点提到游戏“换皮”问题。“游戏换皮如同洗稿,不是平台所倡导的。我们将制定规则来保护游戏的创意,并且对原创游戏提供倾斜支持。比如,提供创意标识、广告基金等。”“平台将从内容唯一性上进行规范,不支持换皮运营,也不支持一个小游戏有多个运营版本的提交。”

  目前,微信取消了精品榜去中心化,但南都记者微信搜索“弹一弹”发现,依然可以看到数十款同样类似玩法的小程序游戏。

  手游玩法创新空间越来越少,手游用户时间也越来越狭小,轻型小游戏逐渐成为开发者心的方向。

  “一个手游安卓用户的获取成本从2014年10几块钱上升到现在100多块,造成小公司生存空间越来越小。”家园游戏创始人田中秋告诉南都记者,正是因为看到“跳一跳”小游戏大火,大家才愿意尝试这样的新场景。“以前一款手游需要几十个人研发1-2年,投入至少500万-1000万才能做出来,现在七八个程序师花了一个月就做出了两款轻度小程序游戏,而成本仅仅是几万块。”“利用口碑传播,一个新用户的成本低于1元钱。”另一个手游开发者也向南都记者表示,小游戏的关键其实是做好社交属性。比如,此前谷歌的“猜图小歌”游戏,因为没有办法导入微信好友关系链,看不到好友排行榜,活跃周期不足一周也就销声匿迹。

  在小程序游戏不断优化中,这种社交属性的门槛也越来越高。此前,《最强弹一弹》之类的游戏就曾经设置分享至群来续命,但最后涉及“诱导分享”被叫停,现在主要通过玩家“看广告”续命。

  不过,南都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小游戏开发成本低,赚钱也少。据了解,微信为了扶持小程序游戏的发展,规定内购游戏收入在50万以内不收费,而50万以上则收取40%的费用。不过,由于目前小游戏尚未开通ios用户充值入口,错失ios用户内购这一大市场,小程序游戏目前的盈利主要还是依赖于广告。

  “中国游戏开发者还是善于做MMO之类的数值游戏,而休闲游戏的主要收入是广告,而国内没有这个氛围,”一位开发者曾如是告诉南都记者。此前,微信“跳一跳”与耐克合作,按照业内的说法,耐克为了在该游戏中植入额外加20分的标有“Nike React”的广告盒子,花费了2000万。但这种商务销售能力,显然不是3-5人的轻度游戏开发者所能具备的。以微信小游戏“标杆”《海盗来了》为例,DAU3000万做到月流水1亿,而今年初火爆的《恋与制作人》仅用1/10的DAU就做到了3亿的月流水。

  受制于此,很多开发者还是更青睐游戏“盒子”。“每一个开发者都有一个做盒子的心。”一位开发者如是告诉南都记者。所谓盒子就重回传统手游市场的发行思路,做出一个流量游戏后,做一些小游戏积分墙、推荐榜,或给自家其他产品导流,或者参与其他游戏发行分成。有业内人士称,实际上《海盗来了》的1亿流水主要也不是广告,而是采用这种“盒子”模式。

  何况,现在利用“盒子”转型发行商也不是腾讯愿意看到的。“小游戏的红利期和产品进化,或许将比我们想象中的更短。但最终还是会回归到寡头垄断。”罗斯基认为,只不过现在各个流量入口的小游戏场景和用户年龄属性还有深挖的可能。

http://kingkaiju.com/ruanjianfenfaban/466.html
点击次数:??更新时间2019-07-03??【打印此页】??【关闭
  •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在线交流 
客服咨询
【我们的专业】
【效果的保证】
【百度百科】
【因为有我】
【所以精彩】